武汉“蝶痴”是个面包车司机

2019-03-14 03:44

  4月16日,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主持人周立波听到这只“女神蝶”的价格后跟观众说:“再知道什么叫低调了吧,38万元的蝴蝶就钉在墙上。”但他得知谌安明是一个面包车司机,靠帮人拉货为生,一家3口打6份工维持博物馆开销时,更是对他们充满了敬意。

  汉阳月湖公园,有两间不起眼的小屋,它就是54岁的谌安明的蝴蝶博物馆,里面藏着10万只蝴蝶标本,中国拥有的2000多种蝴蝶,在这里能找到一半以上。为了保证博物馆的正常运转,一家3口共打6份工,自2013年3月25日开馆以来,免费接待的游客超过12万人次。

  两个月前,武汉晚报记者第一次去他们的博物馆参观时就被各式各样的蝴蝶震撼:翅膀下方有一对巨大眼睛状图案的“猫头鹰蝶”、拖着长长尾翼的“红尾大蚕蛾”……其中一只号称“世界最美蝶”的“光明女神蝶”更是惊艳,它全身呈紫蓝色,可以由紫蓝变化为天蓝,洁白色闪带贯通前后翅,说是“女神”一点也不夸张。这只“光明女神蝶”生活在南美的秘鲁亚马逊河流域,其标本的国际市场拍卖价每只价值38万元。

  4月16日,在《中国梦想秀》的舞台上,主持人周立波听到这只“女神蝶”的价格后跟观众说:“再知道什么叫低调了吧,38万元的蝴蝶就钉在墙上。”但他得知谌安明是一个面包车司机,靠帮人拉货为生,一家3口打6份工维持博物馆开销时,更是对他们充满了敬意。

  谌安明的妻子程江平是个典型的武汉女人,泼辣、直爽和勤劳。她说,老公玩蝴蝶30年了,蛮多游客以为他们是有钱人,其实他们经济相当困难,她本人“退休”后在社区帮忙每月能拿点补贴,晚上还要到附近的茶楼上班;女儿搞服装设计工作,兼职给新娘化妆,还常常到夜市练摊贴手机膜,辛苦挣来的钱都贴补在博物馆上,到现在还欠着两个季度6万元的房租没交。

  记者还去过他们在硚口区玉带四村的家,知道她不是在哭穷。这是老城区,住宅都是30多年前私人建的,沿着昏暗逼仄的楼梯,来到谌安明一家住的二楼,几间被隔开的小房,墙壁泛黄,天花板上还有漏水留下的印迹,房里放着十多万件蝴蝶、甲虫等标本,空间更加狭小。

  谌安明从小喜欢蝴蝶,跟小伙伴在田野里捕捉蝴蝶是他童年最美好的回忆。每到周末,他都会到市内一些比较偏远的地方采集蝴蝶,初中毕业上班后,他工作间隙也会四处采蝶。开春后的两三个月,是蝴蝶生长的旺季,他经常向单位请假外出捉蝴蝶。24岁时,他觉得老这么请假也不是事,干脆辞职专心于蝴蝶事业。

  从此,谌安明独自一人,在全国各地采集标本。1989年,他到咸宁九宫山去采蝶,当时只顾着追头顶的一只蝴蝶,没注意脚下的路,一不小心滚下山坡,幸好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下面就是悬崖。

  右腿撞在石头的棱角上,皮肉翻开,骨头都露出来。他拼命吹哨子,终于一个采药的农民发现了他,把他弄到山下。又搭了一辆拖拉机到镇上,找到一个兽医缝合了伤口,现在他腿上还有一条很深的疤痕。

  为了省钱,他每次出门采蝶,都是选择农家食住,有时因远在深山,找不到农家,他不得不挨饿受冻。他说,有次饿极了,他突然发现树枝上盘着一条蛇,他用捉蝴蝶的网子把蛇捕到,然后剥了皮去了内脏,就生吃了蛇肉,“肉还蛮甜,刺是软的。”他至今还记得那个味道。

  30年来谌安明跑完了除新疆、东北等边疆地区之外的全国各地,并采集到1200多种20多万只中国蝴蝶,他还通过与世界各地的蝴蝶爱好者交流得来五六百种外国蝴蝶。

  谌安明在业界很有名气。他2006年4月在云南发现了一种新蝴蝶,资料上查不到,他就和同样痴迷蝴蝶的青岛职业技术学院青年老师黄灏一起,解剖蝴蝶的生殖器,再请专家论证,最后证实这确实是个“新属”,命名为“梳灰蝶”,填补了国家空白,他们还共同署名发表文章在专业刊物上。

  华中农业大学雷朝亮教授,与谌安明认识20多年。他评价谌安明:“对蝴蝶专注执着,爱钻研重科普,在业余爱好者中他的水平已经很高了。”

  前不久,武汉晚报记者再次来到谌安明的蝴蝶博物馆时,谌安明和几个60来岁的老人在安装博物馆的馆名招牌,一位老人爬上两米多高的架子上,一个字一个字地把馆名贴上去。

  “他们都是我的游客,现在是博物馆的志愿者。”谌安明指着架子上的老人说:“他是黄师傅,本来在家带孙子的,接到我的电话后,就把老伴和孙子都带过来了。”

  谌安明又把另一位老人介绍给记者:“他是陆老师,搞装潢设计的,这招牌就是他帮我设计的,而且我馆内的布展也是他帮的忙。”

  谌安明的妻子程江平说,偶尔还会有些青年人,到这里做一两天志愿活动。一位艺术系的大学生,还把他们家的故事拍成了微电影,引起不少网友关注。

  最让谌安明感动的是一位姓周的小老板,得知博物馆缺标本盒,就联系了一家做包装的小厂,帮谌安明做了1000个标本盒,价值3万元。

  在众多游客中,刘建伟10岁的儿子可谓是小“蝶痴”,打去年参观博物馆后,小家伙就疯狂地爱上蝴蝶,每个周末都要爸爸带他来,跟着谌伯伯学习蝴蝶知识,制作蝴蝶标本。

  如果说建蝴蝶博物馆,是父亲谌安明为之追寻的“蝴蝶梦”的线岁的女儿谌添蝶现在要做的就是“新蝴蝶梦”。

  自从上了《中国梦想秀》节目后,谌添蝶接到外地多个电话想跟她谈合作。“我的想法是建一个自然昆虫博物馆。”馆舍分活虫饲养室、活虫放养室(供参观游览)、馆藏标本室、标本展览室和工艺产品设计开发研究室。

  去年,曾有一位杭州游客看了谌安明的博物馆,听了他自然昆虫博物馆的构思后,觉得这和杭州山水园林的发展模式很贴合,愿意帮他牵线在杭州建设“蝴蝶园”。但谌安明委婉地拒绝了,他说:“我想把半生心血留在湖北。”

  最近谌安明得到好消息:9月,武汉园博会将开园,主办方拿出一个100平方米的展区,给他做蝴蝶标本和活体展示。

  谌安明:我年纪大了也跑不动了,收集的这么多标本没有地方落脚,很着急。而且,这都是我一生的心血,放在家里不拿出来展出,实在太可惜。特别是现在的小孩子,能看到蝴蝶的地方越来越少。

  谌安明:武汉市文化管理部门发文同意我们成立这个博物馆,并资助了10多万元用于建馆。

  谌安明:文化管理部门允许私人博物馆收门票,我没收。有的事不能用金钱来衡量,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追求也不一样。我觉得,人一生总要对社会做点什么,你只要认为有意义,这件事就没有白做。